首 页 学会介绍 行业信息 学术交流 蜂产品标准 会员介绍 入会须知 政策法规 在线咨询

学会介绍

学会介绍
学会领导班子
学会章程
联系方式

会员登录

表格下载

学术交流

我所认识的陈恕仁教授

来源:广州 作者:王穗生 日期:12-02-24


      对于陈教授来说,我是一个晚辈。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初出茅庐进入蜂业界的时候,就常从蜂业界前辈那里听到他的名字和事迹。虽然直到90年代后我才有幸认识接触他,但是他那热爱蜂业、从事蜂疗和乐于助人的事迹早已烙在我的心里,我早已对他怀有敬仰之情。
我第一次见到陈教授是在1990年参加广东省养蜂学会的一个会议上。那次会议陈教授在会上发言,向大家报告自己开展蜂疗的科研成果。他诙谐幽默、活泼风趣的演讲风格,一开口便引来一阵阵的笑声、掌声和喝彩声,会场气氛立刻活跃起来。他讲述自己是如何研究用蜂产品治疗疑难杂症,成功地为无数患者解除疾病痛苦;讲述蜂产品治疗保健的机理和优越性;讲述自己是如何认识蜜蜂、热爱蜜蜂并走上蜂疗之路。大家凝神屏息地听陈教授演讲,听得如痴如醉,深深地被他渊博的学识折服,深深地被他热爱蜜蜂之情感动。此时的我入行已经有十年时间了,多次参加过全国供销总社和农业部举办的堪称国内最高水平的蜂产品知识培训班,听过不少当时国内蜂产品学术水平顶尖的专家学者的讲课,但是要数听陈教授的演讲最解渴最受用。当时大有如沐春风、茅塞顿开的感觉;听后许多疑惑迎刃而解,很痛快。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印象确实太深刻了,所以当时的情景和感受至今记忆犹新。
     以后和陈教授接触多了,发现他不但是学识渊博、医术高明的医生,而且还是热爱蜂业、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的大好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所在的企业要推销蜂王浆,经常要到各个老干部活动中心和部队干休所举办蜂王浆保健知识讲座,以及到电视台、电台做推广蜂王浆的节目;当遇到听众层次较高或听众人数很多的讲座,以及到电视台、电台做推广节目时,就很需要有陈教授这样高水平的专家来压阵主讲。一向清高的陈教授愿意帮我们做这些商业性质的活动吗?他工作这么忙,每天到了下班时间,总还有病人等着他,而他总是坚持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才离开;日常工作已占用了他不少休息时间,他还愿意再牺牲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帮我们吗?当时我只熟悉他,没有其他合适人选,非他莫属;我硬着头皮到医院找他商量,想不到他听完我的想法之后,竟然毫不犹豫地、爽快地答应了,而且声明不要任何报酬,令我十分感动。
在以后的几年时间里,陈教授几乎逢请必到。他每次开讲座或到电视台、电台做节目,事前都做足充分准备,每次听众的反应都非常热烈。陈教授为拓展本地蜂产品市场、为促进养蜂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更难能可贵的是,陈教授自始至终坚持当初的承诺,不要一分钱的报酬,他常说:蜂疗是祖国医学宝库里的一颗明珠,推广蜂产品也是在推广蜂疗,是造福大众的好事,是当医生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我应该做的。
       蜂业界里的事陈教授热心做,蜂业界里的人陈教授热心帮。2001年,位于中山的中国蜜蜂博物馆落成后,分布我省各地的许多蜂业界老前辈热切要求省养蜂学会组织大家前往参观,并趁此机会与多年没见面的蜂友们相聚。省养蜂学会虽然很想促成件好事,但是由于他们大部分人的年龄都有七、八十岁了,学会领导担心他们长途旅行,容易发生意外,不敢答应他们的要求,尽管前辈们知道后都事先声明身体有什么意外自己负责,绝不需要养蜂学会承担任何责任,学会领导还是在犹豫。陈教授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挺身而出,对省养蜂学会的领导说:“放心组织吧,我来全程当他们的随队医生。”那次活动一下子来了一百多位老人家,久别重逢的老人家们兴奋极了,自始至终欢声笑语、兴高烈彩。而我们的陈教授自始至终紧张地盯着他们,不敢有丝毫放松,要知道我们的陈教授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啊!这次活动最终圆满结束。分手告别时,老人家们纷纷走到陈教授跟前,深情地与他握手致谢,感激他对蜂业的无私奉献、感激他对老蜂友们的关心体贴、感激他帮助自己了却多年的心愿。
       在平时,蜂友们身体有不适要找陈教授看病,或介绍身体有病的朋友找陈教授看,陈教授不论工作多忙,都是来者不拒,热情接待;如果是自己不熟悉的科目,就会找医院里该科最好的医生诊治;最受人称道的是,陈教授开的药,价钱从来都是很便宜的,价钱虽然便宜,但是疗效绝对不差。
蜂友们一提起热心蜂业、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陈教授无不交口称赞。这就是我所认识的陈恕仁教授。

                                                                                2012年2月
 

 

友情链接